首页 > 文化研究 > 香道期刊 > 正文

春游汉口品香趣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5-06-02 20:13:46

 陈坚议

 

 春暖花开时节,永春通过“中国香都”评审的消息传来,我禁不住寻香的雅兴,邀约几个朋友一道,探访全国四大制香基地之一的汉口村。

  这只是个四周环山的小村落。大理学家朱熹、高僧弘一曾在这里驻足,却不曾留下绮丽的华章;阿拉伯蒲寿庚后裔就在这里落户,也没有留下多彩的传奇;我从这里经过也不下百次了吧,何曾投去好奇的一瞥。

  这是山间的一块小腹地,这是一簇村民聚居地,这有一条热闹的小街道,街道两旁密密地竖着公司名称和广告词,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香气。朋友带我们来到街道后面,这是一片80年代的砖混结构旧厂房,墙面已经灰黑陈旧,楼与楼之间都有宽敞的间隔,一朵朵一排排金黄色、火红色的“花”规整地开放在其间,散发着这个村落特有的香味,几个妇女在“花”间穿梭忙碌。朋友介绍,那一朵朵“花”是这里村民的一种绝活,每当阳光灿烂时,人们就会把做好的篾香端出去晒,那细细的篾香,一支支摊开,费劲又占地。怎么办?以一定数量的香枝为一束将之竖立往地上轻掷,落地时用双手的错开角度轻扭,使掷在地上的香束自然摊开,如同一束盛开的鲜花,收的时候只需用双手由中间向两边轻轻一拨就可以了。朋友边说边示范,那动作之娴熟、优雅,让我们跃跃欲试。劳动真是一首充满创意的歌曲,它总能把一个个困难转化为一种种智慧、一种种能力,升华成一个个美丽的音符,悦耳地传递着一份份质朴而真挚的情感。

  转了一圈,和朋友拾级而上,来到楼上他公司的旧展厅。展厅虽不豪华,却也别致古雅,最引人注目的是各式各样的香品,和沉、檀木雕刻摆件。仿古的茶桌上已散发着神秘的香波,喝上一杯,不仅是喉舌,就连胸腔都顿感凉意。原来,朋友用的是沉香木片和这里最纯净的山泉水。

  “喝完茶有个新节目!”朋友狡黠的笑容告诉我们,好玩的活计开始了。他先提出一个木箱子,里面有几个黄铜管子和几片银色铝片,他开始拼接起来,一个小型的机器就固定在桌沿上,接着又拿出一个制作精美的盒子,里面放满了贴着标签的瓶瓶罐罐,原来这就是香粉。朋友介绍道,这是“文莱” 沉香 ,它的香韵醇厚,凉意绵绵,被内业奉为上品,它的香韵有变化,清闻甘凉,再品会有乳香味,尾韵带一些醇厚的香味;这是“马泥涝” 沉香, 气韵妙不可言,香甜,醇美,清凉,闻过无法忘怀;这是“印尼加里曼丹”沉香,是香味变化最大的一款,先甘,带着越南惠安(沉香产地)的甘甜,其次是印尼沉香特有的悠远深沉,后味猛烈持久,有浓厚的香草气息;这是“越南”沉香,香味比较淡雅,留香时间长;这是“老山檀香”,气味醇厚、悠长……几个朋友分工忙开了,有的转机器的把手,有的把做好的一条条香均匀地码在铝板的条沟上,一支支香就齐刷刷地摆在面前。点上香,插在素白的莲花香具上,美妙由此蔓延,穿过鼻根,抚慰着肺腑,澄明了心境,一切的烦心杂事随渺渺的烟而消逝,一切的美好喜乐随袅袅的烟而滋生。

  我有些疑惑,这原材料都是舶来品,怎么做成产业。朋友介绍:别小看这旧厂房,90年代就靠着它和父辈们的肩膀,创造了和美岭村齐名的亿元村,时任省长的习近平等领导同志都亲临指导过。这可是个发祥地,整个永春的制香厂包括厦门部分香厂都是从这老香厂开枝散叶的,现在就达埔已有296家香厂,香城2期已经供地,我们的产品远销全国、东南亚各地。我们刚刚举办“东亚文化之都·永春千年香道”十大企业品牌、十大制香师、十大创新创意产品活动,“中国香都”的牌子马上就要落户永春……

  一个是远在阿拉伯的配方、工艺,一个是远在印尼、越南的木头,一个是偏居一隅的小山村,这是怎样的一种缘分,让它们聚在一起,落地生根。朋友神秘地笑着说:“缘分是属于有心人的!”

  此时,那逢年过节,挑着布袋担子挨家挨户卖篾香的老乡的背影;那阳光下,晒香场上,挑香晒香的妇女的忙碌的身影;那文化创意展厅上、高端会所里,古琴声中,香道师优雅的靓影,一帧帧在我的脑海浮现。

  如果老子说“大道至简”,我想这里就和那黑乎乎的沉香一样“至美无华”,表象的美,固然诱人,然而,用心去体验、去创造朴朴素素的生活,才是美好梦想开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(陈坚议,永春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干部)